首页 >美食

快播庭审是如何演变成一场网络狂欢的

2019-05-14 22:04:51 | 来源: 美食

文/李东楼(号:lidonglou)

今天朋友圈里热闹的莫过于快播案了。这篇文章不谈快播及其高管是不是有罪,也不谈技术与法律的边界,只对今天快播庭审引起的各种络狂欢行为做些分析,到底是哪些缘由,将一个原本应当严肃的法庭审判,终究演化成为一场络狂欢的?东楼无妨来分析解读一下:

首先,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友在快播案当中支援快播及其CEO王欣的快播?难道只是单纯的只是由于快播曾经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提供了免费好用的播放器吗?可能未必。

虽然在关闭之前,快播在国内具有广泛的用户基数,据说用户规模到达4亿。而从快播案件事发到快播ceo王欣被抓之后,络上一直流行一个段子:那就是我们大家欠快播一个会员,弦外之音是在过去一段时间受惠于快播的播放器而没有付费。不过,这次支援快播的又并不全部是快播的老用户,很多人可能压根就没有使用过快播,但却在替快播鸣不平,这背后更多的是借题发挥。

这类借题发挥在庭审现场辩护人追问谁投诉了快播之后,表现的更加明显。一部分人在获知乐视曾经举报快播之后,迅速到乐视、乐视的董事长贾跃亭的微博和乐视贴吧进行集结,进行留言谩骂,并扬言就要删除乐视app,砸了乐视或电视。另一部份则在乐事的微博和贴吧上进行质问,为何一个卖薯片的要举报一个播视频的?明显,东楼不相信民的智商真的低到如此地步,竟至于对于乐事和乐视傻傻分不清楚,这明显是一种带着主观故意的戏虐行为和以讹传讹,更是一种纯粹的娱乐行为。

其次,这个案件的庭审现场被弹幕视频站进行直播,新浪、易等还进行文字直播,视频直播与社交媒体的互动吐槽相结合,引来很多围观群体,无疑扩大了这件事的影响力。不过,在事件传播的过程中,却渐渐偏离了主题。从初的关注快播案的进展以及王欣的个人命运,到人们关注的焦点完全转移,并不再关心快播高管王欣等是否获罪?也不再关注互联行业创新如何规避法律和道德的边界?更多的是关注谁举报了快播,以及辩护人的妙语连珠和公诉人的狼狈。

而且,现在的人们几乎有一种超能力,能够将任何严肃的话题或事件都文娱化。人人争做段子手,沉醉在制造段子、传播段子、消费段子的虚拟络世界里,却忘记了这些严肃的事情可能跟我们的利益和权益密切相干。事实上,快播案并不是孤例。联想到此前几天,证监会出台故事熔断机制引发股市四次跌停,股民损失严重,但很多友却乐此不疲的传播吐槽证监会和调侃讽刺中国股市的段子,却忽略了这背后有千万股民在其中遭受的惨重损失。在当下的络的世界里,人们消费一切看似与自身利益无关的事件,获取一切可供文娱和消遣的题材,并通过各类社交平台进行传播以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却忘记了问一个为什么?

不仅如此,社会化络平台几乎成为了段子手和络暴民的天下。在朋友圈和微博上,段子手是一个家庭背景极为复杂的群体,王思聪是他们的老公,马云是他们的爸爸,韩寒是他们的岳父,这些本来与他无关的名人或明星都成为了他们的至亲,每逢热点事件段子手会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和想象力,创作众多与事件相关的段子进行传播,以刷出自己的存在感。

而微博更是群体宣泄的主要的出口,络暴民更是神一般的存在。每到有突发事件发生,他们便会时间到事件当事人的微博上进行集结,对事件当事人或祝福、或辱骂、或舔屏,仿佛每件事都跟自己休戚相关,并誓死捍卫真理。不过,当事件停息或者新的事件出现,他们又会马上转移,一窝蜂的跑到另一个地方,继续送祝愿,舔屏或辱骂。这很容易让人想起《乌合之众》里描述的群体无意识犯罪行为,一个群体集合一起,即便是犯罪也能让人感觉合理和正义。

实际上,这就是现在国内的畸形的社会化络环境,明星娱乐周边、心灵鸡汤、段子八卦等已经成为目前国内几乎所有社交媒体上和的话题,太多人将时间消耗在了娱乐和宣泄这件事上,却丧失了对很多社会问题进一步思考的能力,这其实是一种自我麻醉和文娱至死的群体行为,细思极恐,让人不寒而栗。

宫颈炎怎么治疗好
女性盆腔炎主要症状
白带多了会怎么样

猜你喜欢